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
蛋价创3年最低反弹可能在7月


发布日期:2020-06-11 19:53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编者按2月份以来,鸡蛋价格持续低迷。特别是5月中旬之后,绝大多数地区跌到成本线以下。在此情况下,作为养殖大省,山东众多蛋鸡养殖企业现状如何?跌破成本线的蛋价何时能够回升?面对目前的养殖形势,蛋鸡企业又有哪些对策和期盼?6月初,农村大众报记者对济南、东营、济宁、潍坊、菏泽等地的部分蛋鸡养殖企业进行了调查。

  王建祥从1983年开始养鸡,在业内是响当当的老行家。从庭院人工养殖到半自动手工捡蛋,再到全程自动化,一直走在行业前端。公司刚刚淘汰了5万只500天的高龄蛋鸡,有10万只疫情期间上的鸡苗尚未开产,在产蛋鸡只有10万只。

  2011年,王建祥成立瑞翔家禽,投资3000多万元,引进荷兰智能化捡蛋系统、电子工业部远程环境控制系统,建成自动化高标准鸡舍7栋,每年可生产鸡蛋4500多吨,是东营市最大的鸡蛋食品供应企业。

  和王建祥一样,菏泽鑫航禽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菏泽鑫航禽业”)总经理刘继俭,也是位老行家。1989年入行的他,不断积蓄家底,2016年在巨野县独山镇王桥村村西建起鲁西南最大的蛋鸡厂,占地90多亩。

  “我们厂现在存栏蛋鸡50万只,其中在产蛋鸡30万只,青年鸡20万只。”6月6日,刘继俭介绍,公司当天走货约3万斤,2.6元/斤,鸡蛋成本3.0元/斤。”刘继俭回忆,当地鸡蛋价格“正月初五‘刷’地一下跌到2元多/斤,之后虽有反弹,但几乎没再上过3元/斤。”

  牧族农业位于诸城市石桥子镇枳房村,2016年成立,占地300亩,总设计存栏蛋鸡200万只,计划投资3亿元,分三期完成,现在二期建设正在进行。24小时温度智能调控、自动化智能粪便收集、国内唯一绞龙式喂料系统、智控式集蛋系统、全套清冼杀菌、360度超声波检测系统……高配置也让公司鸡蛋生产成本高高在上。

  “昨天,财务刚刚算出一个数据,我们1斤鸡蛋成本3.76元。”6月6日,王海青向记者介绍,春节后,公司每天鸡蛋走货24-25吨,当天,1/3走的品牌蛋5.2元/斤,其余都是普通蛋,走货价2.8元/斤。

  从需求面说,全国两会以后,消费端逐步放开,消费需求逐步提升;大中小学全面复学,需求也会大量增加;同时端午节马上到了,对鸡蛋价格会有带动;从长远来看,国庆和中秋双节也会拉动需求,每年八九月份鸡蛋价格都会大概率回升。这几个因素,对消费需求恢复都是利好。

  从生产端来说,夏季高温高湿,母鸡产蛋量会有一个回缩;同时,2月份以来,越来越多养殖企业进入亏损状态,这会拉低补栏的积极性;另外,从省畜牧局监测数据来看,虽然产蛋鸡数量居高不下,但后备母鸡呈现逐步走低的态势,也就是说鸡蛋产量会逐步降低。

  据农业农村部统计,2019年12月底,全国在产蛋鸡存栏同比增长5.7%。而根据国内首家“农业大数据+金融创新”的新型服务平台芝华数据监测,2019年12月,全国蛋鸡总存栏为14.22亿只,同比增加12.91%。

  记者采访中发现,随着规模化养殖的推进,2019年及之前两年,蛋鸡规模养殖企业扩栏非常集中,新建扩建养殖场如雨后春笋。2019年底蛋鸡存栏量与2018年底相比,极少数保持不变,多数扩栏少则20%,多则100%。

  菏泽鑫航禽业老厂区占地40多亩,总存栏12万只,2016年新建厂区占地90多亩,在产蛋鸡30万只,2019年底同比增加20%。现存栏蛋鸡20万只的东营瑞翔家禽,2019年新上蛋鸡10万只,与2018年底相比,存栏量增加50%。

  位于泗水柘沟镇一家不愿具名的蛋鸡养殖场,2018年建场,设计现代化鸡舍三栋,每栋蛋鸡存栏4.8万只。同年第一栋投入使用,2019年第二栋投入使用,也就是说,2019年底同比存栏增加一倍。现在该场第三栋鸡舍投产,存栏在产蛋鸡9.6万只,后备母鸡6万只。

  在记者调查的蛋鸡养殖企业中,济南利民禽业是个例外,2019年蛋鸡存栏量与2018年持平。“我们这里原来属于济南市天桥区,现在划到了先行区,养殖场需要搬迁。”公司总经理刘立民说:“否则,我们空着的这栋鸡舍也上满了。”

  2000年以来的鸡蛋市场价格走势,通常表现为3年左右一个周期,即大家所说的“蛋周期”:1年半左右的上涨以及1年半左右的调整。在同一年度内,蛋价呈现出中秋节前夕“高点”、春节前“次高点”,以及节后阶段性回调的特点。

  从蛋周期看,上一轮价格低谷出现在2017年上半年,6月份曾低至2元1斤,大量养殖场抗不住压力选择退出,同时环保治理也关停了部分鸡场。2018年养殖场(户)谨慎补栏,全年市场行情运行平稳。按照一般规律,2019年下半年鸡蛋价格大概率会下行,但因为猪肉价格高居不下,步步逼近牛羊肉价格,鸡蛋和鸡肉作为替代消费品,价格亦水涨船高。另外,国家推行的学生营养改善计划,2019年实施范围扩大,监督力度增强,“一盒奶一个鸡蛋”的配置,增加了鸡蛋消费量。

  以上因素叠加,让2019年鸡蛋市场在高供给的情况下,价格依然整体较高。今年由于疫情影响,广大中小学生居家学习,人员流动减少,鸡蛋消费量随之减少,让供大于求的鸡蛋市场矛盾凸显,从而表现出持续低迷。

  根据蛋价季节性规律,每年中秋节前行情都会上涨。为赶这一节点,菏泽鑫航禽业40天前淘汰了20万只在产蛋鸡,新上了20万只鸡苗,并且将品种调整为国产品种“大午金凤”。“这个产粉壳蛋,1斤市场售价比褐壳、白壳高两毛钱。”刘继俭介绍。另外,他要求工人巡视生产车间时,只要发现生产性能不好、精神略有问题的蛋鸡,就果断淘汰。

  除了调整存栏,济宁泗水一家存栏15万只的蛋鸡养殖企业,则从提高工人效率、销售破损蛋方面入手,成效显著。其负责人江功(化名)介绍,春节以后,该企业流水线上捡蛋装箱的工人,每天由装100箱增加到120箱,减少了总用工量。以前行情好时,对有暗纹、破损、污迹不能进超市的鸡蛋,公司没有进行专门处理,今年则安排专人,将这些鸡蛋推销给周围村民,“几个月下来,这对我们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”

  “我们春节前60%走超市,40%走大流通(通过线下经销商批发销售)。”王建祥介绍,疫情期间,东营瑞翔家禽入驻山东省畜牧局和京东共同打造的齐鲁畜牧平台,加入了拼多多、天猫开店铺,开发了微信小程序,“现在90%走超市,10%通过线上销售。”

  关注行情,但不跟着行情跑。对这一点,山东省畜牧总站高级畜牧师胡智胜高度认同。他建议蛋鸡养殖企业,根据自身情况保持适度规模,不要跟随市场脚步进行大幅调整,“过于追随行情的结果,往往是高点赶不上赚钱,低点避免不了赔钱。”另外,他建议蛋鸡养殖企业拉长产业链,要么自己进行蛋品加工,要么和加工企业形成利益联结关系,以对冲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。

  “不行,饲料成本不能降!”在采访中,蛋鸡养殖企业负责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回答。受访企业中,除(诸城)牧族农业,其他各企业负责人养殖年限长的近40年,短的也有10多年。他们认为,蛋鸡养殖经过多年发展,饲料配比及原料构成几乎都已最优,如果调整,会直接影响蛋品质量。

AsiaGaming

×